葉君健:翻譯安徒生童話「第一人」 | 譯 • 名家

作者:SERENA    發表日期:2018-07-28 10:14:37

點擊上方「中國翻譯研究院」可以訂閱

在中國現代作家中,葉君健是一個特例。他不僅用漢語、世界語和英語寫小說,而且用英語、德語、丹麥語等七門外語翻譯世界文學名著,他首次直接從丹麥原文譯出《安徒生童話全集》。在翻譯過程中,葉君健一一對照英文和法文譯本。1989年,丹麥女王瑪格麗特二世授予葉君健丹麥國旗勳章,感謝他把安徒生童話介紹給中國。

  

葉君健1914年12月出生於湖北省紅安縣城八里灣鎮葉家河村。他的童年過得艱辛,干農活、放牛是常常要做的事情。葉君健的祖上有讀書傳統,祖父是個粗通翰墨的鄉村知識分子,重視對子女的教育。葉君健的父親自幼學習文化,練得一手好字,到了十五六歲,在家鄉人的幫忙下,他到了沙市當棉花店學徒,憑藉誠實可靠和勤勉努力,被老闆提升為賬房先生。

  

葉君健六歲時便到哥哥創辦的私塾學習,私塾學堂以背誦古詩文為主。三年時間裏,葉君健背誦了大量經典詩文,隨着年齡增長,這些詩文被逐漸消化,為葉君健奠定了深厚的國學根底。

葉君健的父親和二哥常年在外,受社會思潮的影響,他們主張葉君健到大城市去學習新知識。因此,1929年春天,葉君健被在上海做店員的二哥接到身邊並送到位於法租界的青年中學附屬小學就讀。

城市孩子比鄉下孩子入學早,所以已經14歲多的葉君健比八九歲的同班同學個兒大得多。在城市孩子眼裏,葉君健從穿着、打扮到言談舉止都顯得土氣。入學三天後,他成了同學嘲弄的對象。雖然葉君健對同學的嘲弄並不十分介意,但也對他造成了人格上的侮辱。他知道,作為一個貧寒農家子弟,要在上海校園裏受到同學尊重和認可,除了搞好學習外,別無他途可尋。於是,葉君健就「忍辱負重」,更加刻苦地學習起來。

為了牢記英語單詞,葉君健每天天不亮便起床到房外一處林地高聲朗讀課文。他還時時注意改進自己的學習方法,竭力運用舊知來引發對新知的理解和把握。年輕的英語教師對他的英語發音進行糾偏練習,同時,為了擴大他的詞彙量和加深對英語表現力的理解,英語教師還鼓勵葉君健多讀英語文學原著。

當時,流行着一本林語堂編寫的《開明英語語法》,形式活潑,葉君健非常喜歡這本書。他用一個暑假的時間,通過這本書學通了英語語法。堅持不懈的努力讓葉君健的英語水平遠遠超出同班同學。

1932年9月,葉君健考入國立武漢大學外文系。在這裏,葉君健打下了紮實的外國文學研究基礎。當時,武大在陳西瀅等著名教授影響下,辦起了一個旨在為學生提供練筆機會的《盤谷》刊物,葉君健開始借鑑西方人的創作手法,創作了許多精彩的作品。

有一次,他寫了一篇類似生活速寫的短文。內容是寫一個每天從早到晚在建築工地上錘石子的工人,掙得的報酬卻微乎其微。夏天的太陽常常曬得他幾乎昏厥,冬天北風呼嘯,他卻沒有一件禦寒的棉衣。最後在一個雪夜,主人公終被凍餓而死。不難發現,葉君健是借鑑了安徒生《賣火柴的小女孩》的寫法。當時,為了實現用筆來為被壓迫民眾伸張正義的理想,葉君健還如饑似渴地投入了世界語的學習。其實,早在高中時,他就開始了對魯迅翻譯的普列漢諾夫《藝術論》的閱讀,後來,他慢慢發覺,很多國家和民族的文學都首先通過世界語作為媒介傳送給中國讀者。

與日本公司有合作的大型企業進行商業洽談,合同簽訂等專案的運作,背後都離不開啟思翻譯服務有限公司的鼎力相助.現代企業跨國合作已是不可阻擋之勢,但是相應的企業間進行國際交流的能力有待提高,如果要達成合作不僅要瞭解一個公司的企業文化和發展歷程,甚至要瞭解這一公司所屬國家的傳統文化,而這些都需要專業的日文翻譯中文的專業翻譯公司來幫助完成

葉君健為了自己創作理想的實現堅持學習世界語。1933年,他用世界語發表了第一篇短篇小說《歲暮》,這也是第一篇中國人寫的世界語小說。當時,中國學界吸收的西方文化大多是通過日本轉譯而來。雖然此刻日本正虎視眈眈覬覦着中國,但為了救國救民,從武漢大學畢業後,葉君健決心赴日本學習。

到達日本後,葉君健在一位同鄉主持的一所民辦外語學校執教,憑着大學時代已經熟練掌握的英語,他很快受到學生們的歡迎。教學之餘,葉君健把更多的時間用於逛舊書攤,他不僅找到了許多用世界語出版的好書,而且得以和具有一定財力支撐的民間機構——日本世界語學會建立聯繫。在葉君健頻繁參加該學會的各項活動中,該學會承諾幫助葉君健推薦他在大學期間用世界語創作的短篇處女集《被遺忘的人》。1937年,《被遺忘的人》順利出版,這不僅擴大了葉君健在世界語者中的影響,而且對在經濟上處於困境的作者也給予了最切實的支持。

然而,正當葉君健與學會的許多知名世界語學者建立密切關係,卻遭到了警視廳的跟蹤直至被捕。入獄兩個多月後,他最終因缺乏案情證據被「限定近日離境」,回到上海。

抗戰爆發後,葉君健從上海到了武漢。在母校武漢大學校長的幫助下,他去了離武漢只有三小時車程的列山中學執教。不過,作為一個知識青年,他深知身上的責任,當時,剛好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在武漢成立,他得知消息後,便向學校告假赴武漢投入新的工作。

到武漢後,葉君健沒有在文協工作,而是進入了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政治部第三廳做國際宣傳工作。當時他是第三廳里唯一的英文翻譯,每天把中國抗日的新聞稿翻譯成英文交給外國記者。同時他還和一些同志把新聞稿譯成世界語,再由中國革命者、世界語者劉仁的日本妻子綠川英子(也是世界語者)譯成日文,對日本兵廣播做反戰宣傳。

武漢淪陷後,葉君健去了香港,他在做《世界知識》雜誌編輯的同時,還在《大公報》、《星島日報》、《東方使者》、《文藝陣地》等報刊用中文、英文和世界語發表抗戰作品;他創辦了英文版的《中國作家》雜誌,翻譯刊登國內抗日作家的作品;他還用世界語出版了中國抗戰短篇小說集《新任務》,用英文發表了題為《兩個十年的中國新文學》的文章,論述了以抗戰文學為主流的中國文學的發展輪廓。香港人多房屋短缺,他租用了一間廁所,坐在馬桶蓋子上寫作和翻譯。毛澤東的《論持久戰》等正是在這樣的工作環境下由他傳播到世界其他國家的。


香港淪陷後,葉君健又輾轉越南,長途跋涉,最後來到重慶,受聘為復旦大學、中央大學(後來的南京大學)和重慶大學的教授。儘管那時經常為躲避日機轟炸鑽防空洞,但葉君健仍利用業餘時間,用中外文創作和翻譯了包括抗戰內容在內的多部文學作品。

1943年,葉君健應英國戰時宣傳部的邀請,到英國各地講演,介紹中國人民英勇抗日的情況。他常夜以繼日地做準備,有求必應,使許多英國人和在英國的其他歐洲人十分感動。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英國政府授予葉君健英國永久居留權,並根據他的個人愛好安排他到劍橋大學國王學院研究英國文學。正是在這一段時間,他用英文出版了大量介紹中國人民苦難和鬥爭的革命小說,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小說是《山村》。這本書被翻譯成二十多種文字,1984年還被英國世界語詩人威廉·奧爾德翻譯成世界語,被國際世界語協會列入「20世紀東西方系列叢書」中。他成為一位在英國具有知名度的作家,被稱為「英國文學史的一個章節」。

1949年,葉君健回到中國,創辦了英法文版的大型刊物《中國文學》,繼續翻譯並刊登了大量中國的抗日作品。同時,他還積極助力中國的文化外交工作,為中國的建設作出了積極貢獻。

在劍橋大學期間,葉君健主要研究了歐洲的作家,如法國的巴爾扎克、梅里美,丹麥的安徒生,俄國的托爾斯泰、屠格涅夫等。也是這一時期,葉君健開始系統地閱讀歐洲文學作品,在這些作品中,他尤對安徒生的童話產生特別的興味。

他想起了自己單調和枯燥的童年,他和安徒生這位不同時代的異國作家有着相同的成才經歷。通過對照彼此的出身和經歷,讓葉君健對安徒生及其童話產生了一種發自內心的認同感。在研讀安徒生早期童話《海的女兒》時,他深為作家筆下的女主人公為追求純真愛情而勇於犧牲的精神品格所感動。他想起自己的中篇《冬天狂想曲》與《海的女兒》頗有相通之處。藝術表現的同一性,不僅在葉君健心裏激起極大的感情共鳴,而且促使他握筆用漢語把《海的女兒》做了一次愉快又最花時間的翻譯。

在翻譯中,葉君健想,要在譯文中準確生動地傳達出具有詩人氣質的安徒生的童話情韻,僅僅靠英文和法文的對照還是遠遠不夠的。正因為此,他決定學習丹麥語,並竭力爭取到安徒生的故鄉去觀察和體驗童話誕生的真實背景。1946年暑假,他在朋友的幫助下,動身去了位於丹麥首都哥本哈根的朋友家中生活了兩個月。多年以後,回憶起這段丹麥生活時,葉君健很有感觸地說:「在安徒生的童話語言的感召下,我甚至對整個北歐的文學都感興趣,後來我又學了瑞典文和挪威文。他們都屬於同一個語系,比較容易學。」

假期結束回到英國劍橋後,葉君健不但根據《海的女兒》的丹麥語版本進行了重譯,而且還立下宏願:把安徒生童話介紹給中國年輕一代,將成為自己永不放棄的追求。

從那時起,葉君健就把安徒生童話完整地譯介到中國作為自身的追求,他希望可以把安徒生童話作為中國兒童文學的借鑑。因此,從1947年秋天起,葉君健便每年都要利用寒暑假去丹麥兩次,住在丹麥朋友家裏,了解他們的生活,感受丹麥人民的思想感情,也呼吸丹麥這個北歐國家所特有的童話空氣。

此後的三十多年裏,葉君健憑着嚴肅和認真的態度,一一對照英文和法文譯本,完成了《安徒生童話全集》的翻譯。1977年12月,葉君健在為《安徒生童話全集》寫譯者前言時寫道:「北歐在冬天天黑得早,夜裏非常靜。特別是在聖誕節和新年前後,家家戶戶窗上都掛着人工製作的星星,在夜色中發出閃亮,普遍呈現出一種童話的氣氛。在這種氣氛中我覺得再好莫過於把這幽靜的夜花在翻譯安徒生的童話上面了。」

葉君健對安徒生創作的藝術特色的把握是十分到位的,在譯者前言中,葉君健引用了安徒生給一個朋友寫信時的一段話:「我用我的一切感情和思想來寫童話,但是同時我也沒有忘記成年人。當我寫一個講給孩子們聽的故事的時候,我永遠記住他們的父親和母親也會在旁邊聽,因此我也得給他們寫一點東西,讓他們想想。」

值得一提的是,在全世界數百種安徒生童話譯本中,唯有葉君健翻譯的16卷本《安徒生童話全集》被丹麥的漢學家譽為是「比安徒生原著更適於今天的閱讀和欣賞」的譯文。

自上世紀50年代到90年代,葉君健譯介的安徒生童話分別以單行本、精選本乃至系列或套書形式在我國數十家出版社出版。葉譯安徒生童話豐富了幾代中國讀者的精神生活,並極大地影響了我國當代兒童文學作家的創作。

1999年1月5日,葉君健像一支耗盡了最後一滴油的蠟燭,他的生命之火熄滅了。這架以出色翻譯安徒生童話聞名於世的思想機器,停止了轉動。但是,這位一生追求生命燃燒的兒童文學作家將永遠活在中國讀者心中。

來源:中華讀書報

本文系轉載,如有版權問題


本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32686234&ver=1024&signature=eHPxwWNmovntgn7jDgvxV8ASA209YjcXj3Z0c6f9tcqARtjF4SepgNUGzYrs2etp7ESLSaiogscIG1tb2i1LElIhF5XBV-qgAZC-E7kEj9palJMbAy6DTHFaBWddU5MC&new=1




Tag:
本文鏈接:http://www.premiumngifts.com/1680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