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縣六百多個村,一下減掉近半

作者:SHIRLEY    發表日期:2019-08-14 04:14:32

(原標題:全縣六百多個村,一下減掉近半)

湖北日報訊 記者 羅序文 通訊員 程和平 宋從峰

監利擁有150萬人、220萬畝耕地,是人口大縣、農業大縣,一直是“三農”問題焦點。2002年,為解決農民負擔重、縣鄉財政窮、工作矛盾多、發展困難大等問題,該縣曾開展聞名全國的農村稅費改革。

今年8月初,監利啟動合村並組改革工作,全縣638個村減至323個,減少315個,減幅49.4%。10月底,所有新的村名、路名、村部指示牌全部安裝到位,目前正在進行農戶門牌號碼的製作與安裝等“掃尾”工作。

監利縣委組織部副部長李鋒介紹,在此過程中,沒有出現一例惡意阻撓和操縱破壞改革的違紀違法行為,沒有出現一例在改革中不作為亂作為的事例。

這是繼農村稅費改革之後,監利成功進行的又一次農村重大改革。

因村部建設引發的改革

此次合村並組的起因是村部建設。

7月,省和荊州市先後召開基層黨建“整縣推進”現場會,要求所有村部3年之內必須達標——建築麵積300平方米至500平方米。

荊州市委組織部副部長肖業輝介紹,此前農村村部普遍麵積較小,不少村甚至沒有村部,群眾找幹部辦事隻能到家裏找。在服務職能下沉、陣地建設加強的要求下,村部建設成為基層組織建設當務之急。

荊州市要求,2018年7月1日之前,所有村部建設必須達標。據匡算,新建一個300平方米的村部,至少需要120萬元,監利全縣638個村總共需要約7.6億元。這是一筆巨大的財政負擔。

合村並組,成為解決問題的唯一出路。

改革從8月1日啟動,在製訂方案時,監利縣統籌考慮了合並村的曆史淵源、水係自然、地理位置和資源配置等實際,特別重點考慮的是:合村並組多大規模合適?

縣委反複權衡,最終決定:根據當前農村治理能力現狀,合村後多數村的人口規模為3000人至5000人,以4000人為主。

監利縣委書記黃鎮說,以前,農村治理以監管為主,村幹部要向農民征收公糧稅費、組織農民防汛抗旱、執行計劃生育政策,村級規模小有利於監管。現在,農村治理以服務為主,服務職能要下沉到村到戶,村的規模適度有利於提高服務效率。

基於這種考慮,該縣131個千人以下村全部列入擬合並對象。

尊重民意,確定方案

監利縣委定了個原則:強村並弱村,先進村帶後進村,但最終以民意為主,不搞“拉郎配”。具體操盤由鄉鎮負責。

福田寺鎮黨委書記鄢來平說,合村並組有四項任務,概括起來就是“四選”——選村、選人、選址、選名。“選村”就是跟誰合,“選人”就是誰當新村書記,“選址”就是在哪裏建村部,“選名”就是新的村名叫什麽。“充分尊重民意,讓農民自己選擇。”上車灣鎮黨委書記邵瑤瑤說,改革中,每個村都召開了4次大會,分別是村幹部會、黨員大會、群眾大會、合並大會。每次開會包村幹部都會發一張表,由村民自己填。鎮裏根據村民意願,選擇得票最多的方案確定下來。

在此過程中,隻出現過個別反複。

按原定方案,紅城鄉薑鋪村與荷花村合並。開群眾大會時,薑鋪村所有群眾表示反對。他們提出:如果與荷花村合並,小孩就要從現在的縣城學校紅城小學轉到農村學校劉鋪小學。為此,紅城鄉黨委書記黃祥多次進行協調,最終薑鋪村和鄧王村、王湖村三村合一,荷花村與楊垸村合並。薑鋪村小孩上學就不用轉學校了,群眾表示滿意。

合村以後,誰當書記?

在合村並組過程中,受影響最大的是村幹部,特別是村支書,所以監利縣把選準新村書記作為重點工作來抓。

縣裏定的原則是“能力強的年輕幹部上”。現實情況是,有些地方原來的書記們都想幹,矛盾不可避免。

三洲鎮黨委書記朱勇說,現在村支書待遇提高,按鄉鎮副科級發工資,一年大約4萬元。很多村支書都有自己的“產業”,工作、生產兩不誤,村支書這個崗位在農村還是有吸引力的。

上車灣鎮新垸村由原重陽村和煙墩村合並,重陽村的書記年輕,煙墩村的書記經驗豐富,兩人都想幹,黨員群眾也是各選各。怎麽辦?

“合村不合心”就會產生“塊塊主義”,這對合村並組極為不利。鎮黨委研究決定,向新垸村派出一名優秀機關幹部任書記,讓改革平穩完成。

監利縣新合並的323個村中,絕大多數新書記都是在原來村支書中產生,由鄉鎮機關幹部兼任新村支部書記的有24個。新書記產生後,原來的書記自動變成副職,工資待遇不變。

縣裏特別規定,合村並組後所有村幹部照常工作,等到明年村“兩委”班子換屆,根據上級精神核定職數,再由村民選舉確定具體人選。根據上級組織部門確定的方案,村幹部人數一般是5人,據此計算,全縣村幹部明年將會減少1500多人,占比約50%。

李鋒認為,監利此次合村並組,農民利益沒有受損,幹部待遇基本不變,村級債務鎖定,項目資金不減,因而順利穩定。

改革效應,很快顯現

李鋒介紹,最近5年,監利縣城麵積增加了10平方公裏,達到33.63平方公裏;縣城人口淨增8萬人,達到45.29萬人。5年來,全縣農村人口減少17.65萬人,現在約61.35萬人,“空殼村”越來越多,“合村並組,有利於農村社會資源的整合利用。”

合村並組效應很快顯現出來。

生產矛盾得到解決。福田寺鎮福田村由項楊、福田、蘇尹三個村合並,共享一條幸福河。合並前,三個村各自在河上修閘攔水建泵站,抗洪排澇摩擦不斷;合並後,村裏在幸福河上下遊各修一座泵站,解決了排水抗旱矛盾。

發展矛盾得到解決。“美麗鄉村建設”要求整合資源統一規劃。白螺鎮楊林山占地600畝,周邊6個村都有份,看到山上天妃廟香火旺,各村派人守廟分錢。由於每個村都堅持“不能整好你的田,挖壞了我的溝”,高產農田整理項目難以落地。六村合一以後,楊林新村統一資源,“美麗鄉村建設”加速,目前,508萬元農業綜合開發項目落地,900萬元高產農田示範田獲批,楊林山整體開發也獲得客商青睞。

土地流轉矛盾解決。周老嘴鎮灘河口村由曾王、趙港、金光村合並。原先,三個村都有低窪湖田,分散經營,沒有規模效益。招商引資沒人來,因為老板們租田動輒成千上萬畝,一個村根本滿足不了。三村合並後,村裏統一發包,流轉價格由每畝平均300元漲到600元,村集體收入增加,村民也因此受益。

行政成本大大降低。以紅城鄉沙洪村為例,該村由爐火村等5個村合成,村幹部由原來19名減少14人。每名幹部年均收入2萬多元,減少14人就可減少工資開支約30萬元;每個村每年辦公經費5萬元,減少4個村就減少辦公支出20萬元;減少4個村就少建4個村部,可節省近500萬元。

據監利縣委初步測算,本輪改革,監利全縣合村315個,僅村部建設資金,可節省3.78億元;大約減少1500名村幹部,減少工資性開支3000萬元,兩者共計約4億元。

觀點碰撞

華中師範大學中國農村研究院教授徐勇認為,當前城鄉一體化帶來的公共服務愈來愈多進入農村,鄉村治理呈現服務化趨勢。作為公共產品,服務需要一定規模,規模過小導致資源浪費。從這個角度而言,合村並組有其合理性。

華中科技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導師賀雪峰則認為,中國農村是“熟人社會”,村組是曆史產物、基層建製單位,合村並組會打破原有村組長期形成的曆史格局,破壞農村社會治理的傳統基礎。

對此,李鋒認為,“熟人社會”是基於農村封閉狀態而言,現在農村條件大為改觀,“朋友圈”越來越大,“熟人社會”理論土壤已不複存在。合村並組是新形勢下加強農村治理的必然要求,符合農民群眾願望。

本文來源:http://news.163.com/17/1101/08/D255H45F000187VI.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premiumngifts.com/325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