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瓷有「遺珠」 不識存遺憾

作者:Frederica    發表日期:2018-05-21 11:17:11

原標題:宋瓷有「遺珠」 不識存遺憾

宋代越窯

宋代建陽窯

和我們熟知的宋代五大名窯相比,建陽窯和龍泉窯對大眾來說相對陌生,甚至在一些入門級收藏家眼中也歸屬小眾和冷門的範疇。但在陶瓷研究學者李彥君的眼中,在宋代,像建陽窯和龍泉窯這樣的窯口才稱得上是真正的名窯。

李彥君認為,日本收藏的中國陶瓷,上自新石器時代的彩陶,下迄明清時代的各種彩瓷和顏色釉瓷,幾乎無所不包,但被日本文博界認定為國寶的八件中國瓷器中,有四件是宋代建陽窯,一件宋代吉州窯,三件宋代龍泉窯,而被中國視若拱璧的宋代五大名窯卻一件沒有入選。其根本原因就在於衡量標準的不同。

陶瓷是火的藝術,也是火的技術。「衡量任何窯口的標準和尺度離不開這兩點」。燒成難度大、成品率低、名品傳世稀少,以及擁有展現陶瓷魅力的藝術獨創性,這是李彥君總結出的一套標準,而這套標準適用於所有陶瓷窯口,包括一直以來被認定的宋代五大名窯。

宋代五大名窯之說,始見於明代皇室收藏目錄《宣德鼎彝譜》:「內庫所藏柴、汝、官、哥、鈞、定名窯器皿,款式典雅者,寫圖進呈。」清代許之衡《飲流齋說瓷》中說:「吾華製瓷可分三大時期:曰宋,曰明、曰清。宋最有名之有五,所謂柴、汝、官、哥、定是也。更有鈞窯,亦甚可貴。」由於柴窯至今未發現窯址,又無實物,因此通常將汝、官、哥、定、鈞並稱為宋代五大名窯。

一提到古瓷,大多數人首先映入腦海的就是以上宋代五大名窯,在漫長的中國陶瓷史上,人們把宋代五大名窯當作是宋代陶瓷技術與藝術的最高水準的代表。

李彥君強調,用科技的衡量標準來衡量宋代五大名窯,會發現宋代五大名窯的概念界定草率和模糊,缺少具備說服力的依據。

「拿定窯來說,定窯創新了覆燒法,在提高成品率上做出了貢獻,但這個發明,是為了提高產品產量,而不是提高產品質量。定窯在陶瓷藝術上的表現並不突出,白瓷的燒造難度也是最低的。汝窯在為宮廷燒瓷的過程中把工藝提高了,釉色提純了,但燒造溫度低,燒成難度小,燒造工藝很容易被模仿。官窯的技術基本承接自汝窯,身份高貴但缺少獨創性。哥窯嚴格意義上不是一個窯口,而是一種開片瓷的總稱,開片瓷好多窯口都燒,總體上對於陶瓷工藝並沒有可圈可點的突出貢獻。鈞窯的窯變是陶瓷火的藝術的代表,但在宋代鈞窯並未成氣候,鈞窯真正的影響力發揮在金元兩朝。」

同樣在這套衡量標準內,與身價人氣居高不下的汝、官、哥、定、鈞相比,有一些宋代窯口可以被看作是陶瓷收藏和研究的「遺珠」。這些窯口在藝術與技術上都有創新之處,也擁有着非同一般的海內外影響力。基於此,李彥君列出了他心目中的「宋代五大名窯」,並一一道明了理由。

建陽窯應排在宋代名窯的首位。古代人類智慧充分凝結在建陽窯的瓷器中,燒成難度大、成品率低,同時擁有難以複製的藝術獨特性,如今仿造都存在難度。第二是龍泉窯,其創新體現在釉色上,粉青、梅子青等釉色是其他窯口模仿不來的。龍泉窯在裝飾方法上將鐵鏽花引用到陶瓷工藝上,也是一大突破。此外不得不提的是龍泉窯對朝鮮、日本以及歐洲一些國家影響很大。

對外影響力同樣不可小覷的還有越窯、耀州窯和吉州窯,三者都在陶瓷工藝的不同方麵作了革新,因此李彥君把越窯、耀州窯和吉州窯也列入宋代名窯名單裏。越窯是中國最古老的青瓷發源地,它創新了秘色瓷,釉色更加清亮。越窯對於朝鮮、日本以及東南亞瓷器的生產有着重要影響。耀州窯的燒造時間從唐代延續到今天,最早燒成了天青釉,進一步發展了刻花工藝,賦予其更多的層次感。最受冷落的吉州窯,是創新品種最多的宋代窯口,突出表現在裝飾方法上,樹葉、剪紙、貼花、刻花、印花、兔毫、黑瓷、金彩樣樣都有。吉州窯將多種窯變集於一身的工藝是其他任何窯口不能相比的。

研究和收藏陶瓷多年的李彥君十分感慨,「中國優秀珍貴的文化遺產千千萬萬,不應該因為陳舊的評價體係而使得一些珍寶備受冷落。市場盲目追高,使得本應得到重視、研究的陶瓷窯口淡出人們的視野。我們應該認識到,時代在變化,收藏和研究的觀念和理念也應該更新,科技水平應該成為衡量窯口的關鍵尺度。」


本文來源:http://news.ifeng.com/a/20171103/52923092_0.s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premiumngifts.com/349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