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撞船漁民救21人:失事船長喊救命 叫幾下就哭了

作者:Julie    發表日期:2018-01-12 10:35:27

原標題:東海撞船漁民救起21名船員:我們是浪尖上的男人,落水肯定救

1月6日晚上8點左右,巴拿馬籍油船”Sanchi”輪與香港籍散貨船“CFCRYSTAL”輪,在上海轄區長江口以東約160海裏處發生碰撞。事發之後,浙江舟山漁民鄭磊駕駛“浙岱漁03187”號,和船上13名船員一起參與了救援工作。救起了“ CFCRYSTAL”輪上的21名遇險船員。

中國海上搜救中心協調派出船舶、飛機等搜救力量全力搜救。圖片來自中國交通新聞網

文| 新京報記者李興麗 編輯| 趙吉

校對| 陸愛英

本文約2000字,閱讀全文約需4分鍾

1月6日晚上8點左右,巴拿馬籍油船”Sanchi”輪與香港籍散貨船“CFCRYSTAL”輪,在上海轄區長江口以東約160海裏處發生碰撞。

“Sanchi”輪全船失火,船上裝載的約13.6萬噸凝析油泄漏並存在爆炸及沉沒可能。事發時船上有32名船員,目前已發現1名船員遺體,其他船員處於失聯狀態。“CFCRYSTAL”輪裝載6.4萬噸糧食,21名船員被路過的漁船救起,全部生還。

根據國家海洋局現場最新巡視監測結果,海監飛機航空遙感發現事故船體右側有少量疑似溢油。目前,事故船舶距離我國舟山近岸約350公裏,根據目前海上水文氣象條件,事故暫不會對近岸海域生態環境產生影響。

據交通運輸部今日發布的消息,截至1月10日7時,“Sanchi”輪已漂移至碰撞位置東南方向約65海裏處,船體仍在燃燒,火勢較9日晚無明顯變化。交通運輸部繼續全力開展搜救工作,現場指揮船“海巡01”輪組織13艘搜救船舶以“Sanchi”輪為搜尋基點,繼續不間斷搜尋落水人員。

目前事故原因尚不清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事局已成立事故調查組,啟動調查。據最新消息,“CFCRYSTAL”輪已於10日12時30分靠泊舟山老塘山碼頭,接受調查。

事發之後,浙江舟山漁民鄭磊駕駛“浙岱漁03187”號,和船上13名船員一起參與了救援工作。救起了“ CFCRYSTAL”輪上的21名遇險船員。

“漁民是浪尖上的男人,人家落水,肯定要救。這種事,一輩子可能也就遇上一次。”鄭磊說。

“浙岱漁03187”號船長鄭磊。

船都看不見了,隻有火

剝洋蔥:1月6日事發當晚,你們在什麽地方?

鄭磊:當天晚上大概7點多我們捕魚返航,進入181海區第3小區海域。當時我在駕駛室值班,大家剛躺下休息不到兩小時。距離回到岸上還有一天一夜的時間。

剝洋蔥:怎麽注意到相撞的兩艘船的?

鄭磊:我們從一條18萬噸的大貨輪船(油船“Sanchi”)尾經過,它從南往北,這時另一條香港船(“ CFCRYSTAL”)從北邊跑下來。以我的經驗,他們是要碰上的。因為從船載的GPS上發現,他們都沒有避開(對方),大貨輪往北方向230多度,香港船往南19度,兩個船的航向不對,肯定是要撞的。

我跑了半個小時,在他們西南方3海裏外,還是不相信(他們會撞),就用自己眼睛去看,漁民還是相信自己眼睛嘛。果然“嘭”一聲,就撞了。

受損的“CF CRYSTAL”輪。圖片來自中國交通新聞網

剝洋蔥:相撞的時候是怎樣的場景?

鄭磊:一下就爆炸了,船都看不見了,隻有火。火勢衝天,最起碼有20米(高),就像工廠爆炸一樣。香港船沒怎麽起火,主要是船頭(著火),後麵駕駛台、船艙也進水了。

我當時馬上打鈴,叫船上的人起來打開燈,掉頭回去救人。

剝洋蔥:你船上有幾個人?

鄭磊:除了我,還有13個船員。

剝洋蔥:當時現場的情況怎麽樣,你們是怎麽救援的?

鄭磊:我們幾個人商量了一下,圍著他們的船跑。因為捕魚船都是漁網和繩子,不能遇到火。當時還在不斷爆炸,像放炮一樣。圍著他們跑了幾圈,就發現了香港船上的人,他們跳水後,爬上了汽艇。我們在大貨輪的旁邊停下來,把他們21個人一個個拉上了我們的船。

1月10日,上海打撈局“深潛號”輪、“德深”輪抵近“桑吉”輪實施降溫滅火作業。圖片來自中國交通新聞網

船長喊“may day may day”,叫了幾下就哭了

剝洋蔥:救人花了多長時間?

鄭磊:前後有3個小時吧,我們一晚上沒睡覺,後來又在事故現場周圍搜尋了好幾圈。那個外國船的船長呼叫國際遇險16頻道,最開始喊“may day may day”(飛機無線電呼救信號:救我/救命),叫了幾下就哭了。但是後麵我們找不到他們了。

剝洋蔥:有去搜尋外國船的船員嗎?

鄭磊:去找了,圍著他們的船轉了好幾圈,沒有發現人。他們那個船裝的油,著火很大。我們想,隻要有人跳水,能救幾個是幾個。

剝洋蔥:把人救上來之後,都做了什麽?

鄭磊:他們上了船一直說“謝謝”。香港船的老大都嚇懵了,在船上走來走去。他借我的手機報了警,又給他老板打了電話。我也報了警,還報告給我們村裏領導。

船員有的都沒精神了,上船就睡了。我們船員找衣服給他們穿上,燒了熱水又做飯吃。船上15個睡覺的地方,全都讓給他們睡。

獲救船員在漁船上休息。

剝洋蔥:救人的時候你們有沒有分歧,有沒有人擔心會遇見爆炸?

鄭磊:沒有,當時顧不上想那麽多。遇上了誰都會的,那是做人的基本道德。

轉移獲救船員後,就去賣魚了

剝洋蔥:什麽時候靠岸的?

鄭磊:那天晚上11點左右,我們聯係上了搜救船。根據海事(部門)的指示,向搜救船的方向靠攏。第二天淩晨4點左右,在嵊山海域附近和他們碰頭,把21個船員轉移到“東海救101”號船上。

剝洋蔥:你們是什麽時候靠岸的?

鄭磊:我們7號晚上到的舟漁公司碼頭,就賣魚去了。

剝洋蔥:這一趟出海,回來的時候有什麽不同嗎?

鄭磊:沒有什麽不同。這次打了一千多箱魚,賣了20多萬,除去海上半個月十幾萬的成本,可以賺四五萬,算是運氣不錯的一次。

剝洋蔥:村裏人知道你們這次的經曆嗎,他們怎麽看?

鄭磊:現在知道了。也沒什麽,我們漁民是浪尖上的男人,人家落水,肯定要救。這種事,一輩子可能也就遇上一次。我們年輕,也有膽量。

剝洋蔥:你今年多大歲數?

鄭磊:今年33歲,屬牛的,17歲就開始出海捕魚了。

剝洋蔥:對生活有什麽期望嗎?

鄭磊:沒有特別的期望。如果有,就是希望健康,生意能好一點。這兩天在家休息一下,後天又要出海了,希望順利。


本文來源:http://news.ifeng.com/a/20180111/55039605_0.s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premiumngifts.com/66665.html